深圳同志网

无处安放

下载.jpg


十有八九,这次过节回家,得出柜了。前个月,差点在电话里面脱口而出的一句“我不喜欢女人”,被我硬生生的吞回去。假设,这次回去出柜不成功,没被接受,我准备抓起背包就跑路。


朋友不多,但该结婚的结婚,买房的买房,我倒还在滚爬着,连一个平米都买不起。有时候我都在想,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该怎么打好一手牌。


我从大学时,就开始后悔了。为什么都成年了,还不坚持己见。从小开始被安排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。惊人相似的一点,就是我被安排的都是传说中的“好班”,同学几乎都是农村的,除了学习话题,多说几句话都嫌膈应。


我从小学开始接触电脑,中学时,一个人折腾木马,比如灰鸽子。没事就去网吧注入病毒,盗别人的QQ号码,不改密码,纯粹享受登录上别人的号时,一种自豪感。高三时,我想读大学时,去学IT专业。我爸只给我甩了一句话“什么想学IT,你就是想打游戏”。


高考费500块交了,但我却错过了高考。一模考了460,理综250多分,上一届二本线483,我爸怕我考不上,提前安排了公办大专学校内招,机械专业。大学几乎都是在游戏中度过,除了CAD、UG之类的制图课程成绩第一,其他的都为了避免补考,保持不翘课不拖作业,混个60分。


大三准备实习毕业,家里继续安排。我拿着过年的几千块压岁钱,跑了。出来见了世面,后悔不已,为什么不学IT。看着他们稳定的工作、稳定的收入、稳定的生活,还能稳定的谈恋爱,特羡慕。


在深圳手机卖场卖手机的时候,从百度贴吧,约了一个基佬面基,我意识到,谈恋爱,钱太重要了。而我本就有点好面子。我记得,卖手机的第二个月某天,工资拖了近一周才发,当时身上只有10来块钱,每天只买馒头,中午跟同事说回家吃饭,自己跑回租房,偷偷的啃馒头,硬撑了一周。


那一年,2011年。不记得生日那天怎么过的。2012年的生日,特记忆犹新。那时候萝岗区还特荒凉,特宽的马路都不见几辆车。从工地走了半小时到广汕二路附近一个小卖部,买了一包芙蓉王、一瓶红牛,还有一些瓜子鸡爪啥的,走到路边草地坐着嘚瑟。然后给我妈打了个电话,我说我过得很好。过程中,我并没有哭。


上个月,同张健去重庆玩,在饭店吃饭的时候说到这事,突然忍不住了,哭得稀里哗啦,老脸都丢尽了。


2011年到2014年,工资到手2000~4000,自己活都是问题,信用卡长期处于最低还款阶段。至于谈恋爱,真是从头自卑到脚底板。那时候,体重50公斤出头,看着镜子都嫌弃自己。


2016年,工资加私活,到手拿了10万块,这个数终于可以畅快的生活花销。2017年,拿到了对口专业的自考本科毕业证。


很开心,也很难过,比同龄人晚4、5年。最好的年华,没日没夜的看书,唯一的收获就是看到了同龄人的背影,如果要这么一直追逐,想想也挺累人的。


去年这个时候,表弟结婚生子。今年这个时候,堂妹结婚,要好的朋友结婚。前不久,表妹把男朋友带给我认识,估计也不远了。


我呢,床上有个霜狼BB。


此文由 深圳同志网 编辑,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!:首页 > 文学 » 无处安放

感觉不错,很赞哦! ()
深圳同志QQ群:362420059 欢迎您的加入

相关推荐

评论 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