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同志网

大学那些事儿

1 (10).jpg


故事从高考完开始……


让人蛋疼的高考终于结束了,奋斗了10年,仅仅在这么几天就过掉,在走出考场的那一刻,就像是做梦一样,就此,我踏上了大学求学之路……


8月底,天气逐渐没有那么让人燥热不安,我从出生到高中毕业都是在我老家这个小小的县城,接到录取通知书时,父母没有过分的激动,母亲仅仅是在不停的帮我收拾着上大学的东西,离开家的那天,火车站,告别完父母后,我便头也不回的上了火车。一路上,看着车窗外忽忽飞过的风景,又想起自己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现在踏上了上大学的路,那时候多不敢想啊,大学,是一个离自己多么遥远的东西,呵呵。


意识到自己居然喜欢男生,是在初3的时候,之前,喜欢过一个女孩子,甚至还向她表了白,但是那时候懂什么,直到初3那年,我的中学开始分重点班,第一次体验分班的感觉,刚到这个班我就注意到了他,他个子很高(当时我才1米6),有一米七以上,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,不过由于当时的学习压力和对感情还不是那么敏感,所以这份暗恋遍被扼杀在摇篮里了。


高中三年依旧是在平淡中渡过,在高中,学会了接触有关同志的东西,同学爱看言情,武侠,而我,却迷上了同志小说……


真正的故事在上大学起展开了。


终于在颠簸了20多小时后,我到达了这座城市。托着一箱行李,手还时不时往裤袋了掏掏,生怕银行卡手机什么的丢了。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居然花了30多块打了个车到学校,可能是害怕在这个城市里的陌生感觉吧。到了学校,首先分配了宿舍,我拖着箱子到达宿舍时,宿舍里已经有3个人了,经过简单的打招呼,我知道了他们的名字。瘦瘦小小的小杰,来自浙江,陪同他在宿舍里不停忙这忙那的是他的父母,小杰家很有钱,父母很不放心他独立生活,他的床上摆满了东西,MP4,笔记本电脑,手机,Psp…另一个戴着眼镜的,长的很斯文的叫小林(为了省去麻烦,都用单字名代替了…),正在把他的行李放进宿舍的柜子。还有一个混身黝黑的猛男,叫小刚,果然人如其名,混身肌肉,后来才知道他是体育专长生。一一熟悉后,我便找到我的床位,把行李里的东西放进柜子。忽然后背被人拍了一下,原来是小杰,他笑嘻嘻的说:“帅哥,走,一起吃晚饭去。”我点了点头,叫上小林小刚,一起杀向食堂。饱餐过后,我们到了教室,看着一长长新面孔,我开始很YD的搜索着“猎物”,结果看了又看,实在是有些让我失望,我只好坐在坐位上开始发短信。过了会,班主任来了,在叽哩咕噜说了些客套话后,一声“报告!”出现,全班视线集中到了门口,我也朝着声源望去,“哇草,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!”心里想,喊报告的是一个有着1米75左右身高,相当阳光的一个男生,在班主任点头后,他便找了个位置坐下。将近两个小时的罗嗦,终于可以回宿舍休息了,到了宿舍冲完澡,我只套了条小四角就走出卫生间准备怕上床(我在上铺),正当我悠悠地边擦着头发边走时,他走进宿舍,我当时就吓了一跳,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吓一跳,刚才宿舍里也有人,为什么看见他我就紧张起来呢?他也好像呆住了,从上往下打量了一遍我,我很恼火,“这算什么?”我心里想,便大声的干咳了一声,他忽然回过神,尴尬的走进宿舍,我迅速的怕进被子,心里又有一丝开心:他跟我一个宿舍。


晚上快10点,大家都呆床上,因为很多当地的学生,所以宿舍原先有8个床位现在也只用到5个,小林睡我下铺,小杰和涛(就是他)睡上下铺,作为宿舍长的小刚则自己睡靠近门口的下铺。


宿舍熄灯前是最好的唠嗑时间,我们由于刚认识,话特别多,特别是小杰和涛,一直不停的有新话题冒出,小林则与他外表一样,安静无比,没有必要的回答他不会多说一句话。聊着聊着,时间将近12点了,在聊天中我总是有意的避开与涛的交锋,不知是刚才的尴尬还是一见到他就有种不一样的感觉。忽然小杰很鬼的冒出一句:“诶,涛和伟我们班两大帅哥都在这,那谁是班草呢?哼哼。”这话说的我脸一阵阵红,还好已经熄灯了,只听涛回了句“当然是我啦,哈哈,是吧,伟。”听到这回答我不知当时什么表情,不过也放开了,便笑道:“其实班草是小杰。”“啊哈哈哈…”一阵狂笑后,小杰吼了句“去死啊!”然后在一阵嬉笑中我们进入了梦乡,我睡的非常甜,因为,他跟我说话了。

此文由 深圳同志网 编辑,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!:首页 > 文学 » 大学那些事儿

感觉不错,很赞哦! ()
深圳同志QQ群:362420059 欢迎您的加入

相关推荐

评论 暂无评论